白 马 生 生

再普通不过了

学业繁忙/长弧怪
随便写写 喜欢古文
原耽皮皮迷妹♡

文素来自今人论诗

贵妃ef尖不怎么出锋可是超顺滑了哈哈

《少年中國》
时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奔雷摇北斗,便拍马飞渡,击楫中流,
恭迎我神州,教百川参拜,
关河俯首,热土长留,
莫等到,廉颇老,再为江山寿!
时大争之世,鹿鼎春秋,
会猎于诸侯,便九天揽月,五洋擒蛟,
庇佑我神州,教尘寰不老,
初心不灭,长锋不朽,
莫等到,古人云,白我少年头。
高歌酹酒,来者相候,
唤我今日,长缨在手。

“太虚”

東風

瞎写的

《不寻友》
或瀛洲西洲寻兴不寻友,
问明月 此夜同道否,
颠沛云中来 倒头和梦走,
倏然也 少年别去久。

歌词节选…
生活依旧忙碌啊

“淡蓝绒花,金银错差
    羊绒古龙,白日飞沙
    血色车马,夕阳疼下
     赤子,璞玉,无瑕。”


《浓烟下》

秋后的浓烟引燃起诗意的哑弹,
而舆论的道友他们以“孤独”执笔,
线上盲从的趣味,
将投机变现,
朝往城乡扔掷情怀的骨头,
曲解掉每一句无聊的抒情,
跻身进每一场觉知的消费,
呕吐出每一段构陷的愤怒,
善忘的过来人…,
嗤笑着围观去或热血地倒下,
漠然地前行,在大醉后出走,
虚荣且振作吧再不经意刺破,
每一句出口,又咽住的乡音,
歌声沉痛落地再轻浮地扬起,
动人的永远只是半成品,和你,
昨日擅长刻奇而无意义的口号,
世故的弦一扫开嗓溢出血腥味,
将诗歌谱成,霓虹深处的消遣,
而批判总会取巧绕过深渊,
徒步去每一方塌陷的野史,
皈依过每一次信仰的勃起,
再交换每一口例行的举杯,
嬉皮的青年哟…,
伪善的盖被吧或幽默的行凶,
将时代...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湖上一回首,山青卷白云。”

©白 马 生 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