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 马 生 生

再普通不过了

学业繁忙/长弧怪
随便写写 喜欢古文
原耽皮皮迷妹♡


《浓烟下》

秋后的浓烟引燃起诗意的哑弹,
而舆论的道友他们以“孤独”执笔,
线上盲从的趣味,
将投机变现,
朝往城乡扔掷情怀的骨头,
曲解掉每一句无聊的抒情,
跻身进每一场觉知的消费,
呕吐出每一段构陷的愤怒,
善忘的过来人…,
嗤笑着围观去或热血地倒下,
漠然地前行,在大醉后出走,
虚荣且振作吧再不经意刺破,
每一句出口,又咽住的乡音,
歌声沉痛落地再轻浮地扬起,
动人的永远只是半成品,和你,
昨日擅长刻奇而无意义的口号,
世故的弦一扫开嗓溢出血腥味,
将诗歌谱成,霓虹深处的消遣,
而批判总会取巧绕过深渊,
徒步去每一方塌陷的野史,
皈依过每一次信仰的勃起,
再交换每一口例行的举杯,
嬉皮的青年哟…,
伪善的盖被吧或幽默的行凶,
将时代分食成,油腻的糖果,
捧杀偶像果腹或与先哲谈情,
纵欲的吟唱后,埋下头解渴,
这里急需一些更庸常的刺激,
为理想的圈笼得以亲手筑立,
歌声沉痛落地再轻浮地扬起,
而我能给的,恰好大都无意义。

评论(3)
热度(9)
©白 马 生 生 | Powered by LOFTER